移动版

主页 > 体育赛事 >

奉贤碧海金沙海浪救生员:烈日下的生命守护者

奉贤碧海金沙海浪救生员:烈日下的生命守护者

奉贤碧海金沙海浪救生员:烈日下的生命守护者

图说:奉贤区碧海金沙海滨浴场人头攒动,海浪救生员不停环视着人群。李一能摄

  昨天下午4点,奉贤区碧海金沙海滨浴场人头攒动,在1.8万平方米的游泳区域内数千名泳客正在嬉戏玩耍,浸泡在海水中躲避烈日的炙烤。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一群精瘦的男子显得格外显眼,他们身穿白衣橙裤,个个皮肤黝黑,虽然清凉的海水就在咫尺,却在烈日的暴晒下纹丝不动,不停环视着身边的人群。他们就是海浪救生员,上海最专业的沙滩救援队伍,烈日下的生命守护者。

  三道防线守护上万人安全

  入夏后,奉贤区碧海金沙海滨浴场迎来了营业旺季,每天前来海泳的客人数以万计,最高峰时可达2万人。这几天正逢上海百年一遇的高温,客流量有所降低,但双休日流量也在1万5千人上下。下午4点,游泳场门前的公路已经被自驾车辆堵满,大家都刻意躲开最炎热的正午,在稍凉快些的时段游泳,此时是一天中客流最高峰。

  沙滩的制高点是一个十多米高的指挥台,救生员张金康可以在这里环视整个沙滩。记者在高台上看到,数千名泳客在250米长、80米宽的游泳区域嬉水玩闹,1.8万平方米的游泳区域内密密麻麻满是人群。这位70岁的老救生员拿着望远镜扫视着人群。在他下方,20名身穿白衣橙裤的同事分散在各自的岗位上,有的坐在海中高脚台上,有的在沙滩巡视,有的则驾驶快艇在围栏外巡逻。张金康说,他们的任务就是构筑起岸边、水中和机动快艇三道安全防线,保障数千名泳客的生命安全。

  老张今年70岁,1965年入行,退休后被返聘,是上海最资深的国家级救生员。他的岗位是沙滩指挥台,在这里指挥全局、发现隐患、播放广播宣传安全须知、劝阻泳客危险行为。老张告诉记者,干了一辈子救生员,已经练就了一副锐利的双眼,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目光所到之处能迅速过滤出溺水高风险人群,例如孩子、老人、落单者、水性不佳者以及可能正在发病的患者。通过他这样的“老法师”传帮带,这里的年轻救生员大多也具备这一能力,警觉地环视四周,处置各种险情,随时准备开展救援。

  烈日下处置各种险情

  “要问救生员一天的工作,我的回答是每天在海滩上晒太阳,不停地吹哨提醒泳客,基本不会下水,一天可能都是这么度过。”高级救生员张逸予今年45岁,是碧海金沙救生队队长,也是张金康的徒弟。他告诉记者,救生员也分好几个种类,像他们这样在海滨浴场工作的,被称为海浪救生员。这一职业在上海有着悠久的历史,专门处置海泳中的突发情况。海浪救生员在沙滩上非常容易辨认,除了工作服,黝黑古铜色的皮肤就是最好的标识。每年6、7、8三个月就是他们最忙的时节,每天都在暴晒雨淋中度过。

奉贤碧海金沙海浪救生员:烈日下的生命守护者

图说:救生队队长张逸予拿着望远镜扫视人群。李一能摄

  和室内游泳池不同,海滨浴场因为有泥沙,看不到水底情况,而且海水对溺水者的伤害很大,通常溺水的黄金救援时间在3到5分钟左右,而在海水中时间更短,因此救援难度很大。张逸予的团队共有40人,2小时换一班,保证沙滩上同时有20名救生员,从上午9点工作到晚上9点,一人要工作6个小时。这几天遇到罕见高温,即便是像他这样的“老师傅”也有些吃不消,已经有2名救生员中暑,但越是高温他们越不敢懈怠,就是生怕有泳客因为中暑发生危险。

  海浪救生员每天都在忙些啥?张逸予说,主要工作自然是防止泳客溺水,但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事情要操心,比如最多的就是孩子走失,还有泳客中暑、摔伤,甚至要在遇到雷暴雨时及时疏散人群防止雷击。总之,就算不下水救人,海浪救生员一刻都不能停歇,要眼观六路看守自己的辖区,发现危险及时排除,海滩上每一次响起他们的哨声,就代表着一个隐患被排除。只有在每天沙滩关门谢客的那一刻,他们才敢说今天的任务圆满完成。

  坚守岗位只为问心无愧

  “有人问我救生员工作这么辛苦,你还乐此不疲,是不是每天救人很刺激?”张逸予说,恰恰相反,海浪救生员的工作非常枯燥,下海救人几年也遇不到一次,也不希望遇到,近年随着上海沙滩救援管理水平逐年提高,已经很少发生泳客海泳溺水的事故,碧海金沙自从2009年之后就没有发生过泳客溺水,险情都在发生前得到了有效干预。

  但为了防止意外,所有海浪救生员都经过严格的急救训练,从发现险情到下水救人只需十几秒,接着各岗位就会按照预案分工合作,将溺水者送上快艇,接力背到医务室,对溺水者进行心肺复苏、脑部冰敷、降低血液盐浓度等急救,在120救护车赶来去帮助溺水者恢复心跳呼吸。“这种场面几年前我遇到过,让一个溺水的高中生恢复心跳呼吸,回想起来实在是后怕,差几分钟一条命就没了。”

  张逸予说,海浪救生员工资不算太高,工作也非常辛苦,但他经常对队员们说,现在站好每一班岗,为的就是自己老了之后可以问心无愧。“救生员也不是神仙,不可能杜绝所有事故,我们能做的就是确保没有一条生命因为我们的失职而逝去。”

  前几天张逸予在沙滩上遇到一个走失的孩子,在找到孩子的父亲后刚要说他怎么会如此粗心,孩子的爹已经朝他“噗通”一声跪下了,痛哭流涕不停道谢,只能把责怪的话吞了回去。“我们常开玩笑说做这行就是积德行善,这么辛苦还能坚持下来的,也许就是靠着这些能触动到自己的琐事吧。”

http://www.cpic-ing.com.cn/APSCl/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11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