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吃相 第195章 深夜狼嚎

小说:帝国吃相 作者:牧尘客 更新时间:2019-05-09 08:32:38 源网站:棉花糖
  “陈郎稍坐,我去给你泡一杯茶来!”水轻柔转身去里间,却被陈旭一把抓住手,“不用忙,轻柔,我有话要问你!”

  水轻柔温柔的点点头坐下之后才轻声问:“陈郎,你是不是怀疑这群人的身份?”

  “不错!”陈旭点头,“这几个人来历莫测,具都是咸阳口音,而且刚才那姓王的老头儿突然问我懂不懂行军打仗,虽然我说不会,但他还是问我如若大秦想占领岭南百越之地该如何处理,我装醉掩饰过去了!”

  “陈郎,这个王姓老者定然不是普通人,虽然他掩饰的很好,但醉酒之后气势显露无疑,六国的王候贵族都没有这种霹雳无双的霸气,几个随从也都是剑术高手,不然也不敢去斩杀虎狼,所以这个老者很可能是皇帝身边的人!”水轻柔冰雪聪明,一句话几乎就已经猜到了王翦等人的来历。

  “姓王,是皇帝身边的人,而且霸气十足,应该不是籍籍无名之辈,看来明日我要去一趟雉县问问江北亭!”陈旭皱着眉头,双手按着太阳穴,此时坐了一会儿,竟然有些酒意上头,感觉一阵阵的头晕目眩。

  水轻柔站起来走到陈旭身后,伸出柔嫩的双手轻轻的帮他按揉着太阳穴说:“如若我没猜错的话,此人应该是王翦!”

  “谁?”陈旭猛然站了起来,转头瞪大眼睛看着水轻柔,浑身酒意瞬间散去大半。

  “在大秦敢称大将军者,而且姓王,柔猜测是覆灭三晋和燕楚五国的大将军王翦,虽然柔未曾见过王翦,但根据一些情况分析,估计十有八九!”水轻柔轻声说。

  “王翦……王翦……”陈旭目瞪口呆,嘴巴里面念着这个名字,感觉头脑一片空白,然后一个身披铠甲的武将形象慢慢从脑海深处浮现出来,而关于王翦的生平事迹,也渐渐勾勒出来。

  “这是个老杀才啊!”半晌之后,陈旭终于慢慢清醒过来,喃喃自语一般的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满脸苦笑的说,“难怪他要问我关于征伐岭南之事,看来是有备而来。”

  “陈郎是说始皇陛下准备攻打岭南的越族?”水轻柔惊讶的问。

  “呵呵,不是想,应该是早已开始策划!”

  陈旭坐在椅子上,手指轻轻的叩击着桌面发出哒哒哒哒的声音,脸上的神情也变的越来越凝重,心中也开始思量如何处理王翦这件事。

  今日白天,从王翦的口中得到咸阳朝堂的一些事开始,陈旭便有些猜疑,但他决然没有把这个老头儿和横扫六国的大将王翦联系在一起,但眼下综合水轻柔的猜测,这个老头儿的身份已经几乎已经一目了然,最多去一趟雉县县城向江北亭核实一下而已。

  而且联想到昨日江北亭见到老者之后的一番不太正常的反应,这个答案又肯定了三分。

  江北亭虽然官职不大,但作为名门望族一直生活在咸阳,大兄江珩也是太中大夫位居朝堂之上,他必然认识号称大秦军神的王翦,即便是平日没有交集,但每次打完胜仗班师回朝,全咸阳城都会列队迎接,不熟悉有可能,但不认识绝逼不可能。

  “难怪昨日江楚月那个小娘们看我的眼神不太一样,原来是因为这个老杀才的威风!”陈旭不由心底苦笑一下。

  “陈郎,喝些凉茶解渴!”在陈旭沉思之时,水轻柔给他倒来一杯凉茶轻轻放在面前,然后安静的在对面坐下,一双美目一眨不眨的看着他严肃认真的面容。

  征服百越,这是秦始皇为中国立下的不世功勋。

  此时的岭南地区,包括湖南、福建、广东、广西、越南、云南等地,几乎都完全还是蛮夷之地,那里生活着与中原迥异的土族,姓氏也与中原完全不同,因此被称为越族,而且根据地域的不同还有不同的称呼,比如吴越、杨越、闽越、南越等,而越在古文中通粤,后世的粤语就是据此而来,吕不韦在《吕氏春秋》中把这些种族统称为百越,到如今大秦之时,已经成为了一个固定代称。

  而秦汉时期的岭南并不指后世的南岭地区,也就是说并不是特指云南和贵州,而是楚国之南群山区域的总称,是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分水岭及周围的群山。而其中有五座重大的南下行军路线相关的五个战略驻地被突出而称为五岭,分别是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和大庾岭。

  而如今五岭地区都囤积有大量的戍边兵卒,不光是防备蛮越土族的袭扰,更多的是准备从五岭南下长驱直入扫平南方的桥头堡,只要秦始皇一声令下,数十万大军就会源源不断从五岭关隘杀入越族腹地,展开声势浩大的开疆拓土的惨烈战争。

  而这场征服百越的战争,却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岭南之地,和中原诸地情况迥异,不光地势崎岖山岭起伏,河网密布森林广布,更有炎热酷暑,一年四季潮湿多雨,加上蚊虫蛇兽以及人迹罕至的沼泽森林之中瘴气弥漫,对于在中原地区习惯用大规模马步军械冲击对垒的秦军来说,要在高山密林之中追击猴子一样的山区土著,难度简直不用形容。

  所以从天时地利人和上来说,大秦几乎一样都不占,虽然披甲之士勇猛,虽然秦驽霸道,虽然将卒效死,但这一仗,陈旭却是清楚的知道,从战争开始,由大将屠睢和赵佗率领的五十万秦军兵分五路攻入两广地区,虽然一开始进展顺利,势如破竹攻占广东番禺诸地,但因为地形不熟,地势不明加上气候不适应,在越族的袭扰之下,很快就陷入了胶着状态,秦军不光粮道被截断,更是连大将屠睢也战死。

  第一次征伐百越之战以主帅被杀,十多万秦军死亡为代价进入了旷日持久的相持阶段,对峙时间长达三年,秦军损失惨重,军卒苦不堪言,如果不是大秦士兵军纪严明,估计早就爆发了哗变导致大秦根基的动摇。

  而这三年时间不光仅仅是军队损失惨重,连带还动用了百万民夫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而且还要运送粮草军械等保障物质,民夫同样死伤惨重,而且因为大量的民夫不能耕田种植,后果的就是粮食越发的接济不上,大量农民家庭陷入赤贫状态,在苛捐杂税的压迫下,无数农民破产,民间开始积累了大量的怨愤情绪。

  虽然后来开凿灵渠解决了前线的粮食危机,而最后也成功将广袤的岭南诸地纳入了帝国版图,但这场跨越长达近五年的战争,也几乎拖垮了大秦,为了稳定南方,秦始皇先后两次补充军卒,前后动用的军队近百万,而且战争之后大部分将士都留在岭南诸地屯戍,与当地越族通婚生子,这个举动虽然把先进的农耕和工业带入进去,为稳定南方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也因此失去了大量骁勇善战的兵卒,导致后来秦始皇死后,全民大起义中秦国没有足够的兵力来镇压起义,只有依靠屯戍长城的北地将士,但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兵力也严重不足,在席卷全国的起义和六国复辟势力的冲击下,因此大秦很快就完蛋了,章邯率领的二十万秦军降楚之后被项羽全部坑杀,死的及其凄惨。

  这些资料如同走马灯一样在陈旭的脑海里闪过。

  作为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的帝国,这场战争的伟大意义毋庸置疑,但征服岭南的战争,却可以看做是拖垮大秦的最重的一根稻草,无论是军心还是民心,都在这一战中被几乎消耗殆尽。

  陈旭如同木雕一般坐在桌子边上,房间里越发阴暗,只能看得见他脸皮时不时的轻轻抽搐一下,手指也神经不受控制一样在桌面上偶尔叩击。

  “陈郎,难道行军打仗之事您也懂得?”水轻柔轻轻的握着陈旭的手关切的问。

  “呵呵,不懂!”陈旭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摇头。

  “那又何必徒费心力,直接回绝岂不是更好?”水轻柔淡淡的说。

  陈旭看着水轻柔绝美的脸颊,叹口气再次摇头:“回绝的确容易,但皇帝征服岭南之战已经迫在眉睫,不是明年就是后年,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大军一动,整个大秦的生产和民众的生活都会被搅乱,而且这一仗注定不会一帆风顺,如若拖上三年五年,你应该知道后果!”

  “三年五年……”水轻柔呆了一下,沉默了许久之后点点头,“陈郎说的不错,三年五年拖下来,恐怕会动摇大秦根基,无数百姓妻离子散,无数民户流离失所,但您不懂行军打仗,又如何能够破解这个难题?”

  “破解之法是有,但恐怕秦始皇不会听,所以这才是一个难题,王翦此来询问征伐岭南之事,必然不是他自己所为,一个不慎,我便会深陷死亡之地,轻柔,过两日你便返回宛城,帮我寻找一部山海经送过来,我有大用!”陈旭握着水轻柔的手说。

  “山海经?”水轻柔被陈旭突然的转折弄的满头雾水,一双美目瞪的大大的,满脸都是诧异的神色。

  “不错,山海经,要全版的,越古老越详细越好!”

  陈旭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步接着说:“现在的大秦不适合进行这种旷日持久的大规模战争,而且岭南地区的危害远没有北方的匈奴威胁大,如果我能够劝说秦始皇先北而后南,先取黄河以南的河套诸地,那样将会获得一个巨大而天然的牧马场地,同时也会获得大量的牛马补充中原,这些牛马分配给民户可以加快农田的种植速度和规模,只需三年左右,大秦的粮食产量便会翻数倍不止,一旦粮食充足,民心必然安稳,而且两三年的准备,还可以更加摸清岭南的状况,军械牛马也会得到极大的储备,说不定我也可以根据天工开物的知识研究出来更多更好的器械,也可以指导徐福研究出来更多更好的药物,那时再征岭南必然有事倍功半之效,军卒民夫都不会有太大的损失,即便是进入旷日持久的对峙,只要粮食军械及时补充,伤者得到及时的治疗,军心稳定之下垦荒屯田徐徐推进,数年之后岭南还是照样会纳入大秦版图之中,这才是上策,可惜可惜,秦始皇虽然雄才大略,但却太赶时间……

  陈旭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背着手在房间里来回转悠,嘴巴里嘀嘀咕咕,而水轻柔却满脸诧异的轻声说:“陈郎,师尊言说秦律太过严苛,对民众盘剥太甚,大秦不久将倒,而你却如此孜孜不倦为大秦殚精竭虑,难道你对大秦的未来有不同的看法?”

  “大秦统一华夏,乃是史无前例之举,如今六国归一刚刚起步,如若没有六国王孙贵族推波助澜反秦复辟,大秦根基牢固继续延续百十年之后,还有谁会记得他们,何况言说大秦盘剥太甚者是穷苦百姓乎?还不是公孙北雁这些人在暗中作祟,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虽然分分合合不断,但从大周的倾塌也看得出来,大周是亡于外族乎?非也,还不是因为诸侯之间野心太大,一个个都想独霸中原,导致的结果就是数百年的混乱和战争,一个耍嘴皮子的公孙衍先后数次合纵六国对抗秦国,结果是什么,还不是大量的百姓死亡和流离失所,战事一起,最受苦的还是普通民户和百姓,难道盘剥太甚是大秦一家乎?其他六国难道就是在好好的修生养民?呵呵,所以,我宁可大秦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愿意再复蹈诸侯林立七国争霸时期的战乱,九州轶志中有一句话叫宁做太平犬,莫做乱世人,普通穷苦百姓所求者甚少,唯一食果腹,一衣蔽体,一榻安睡而已,穷点苦点儿总好过于刀兵相加,不知明日生死也!”

  陈旭一席说的很急切也很长,但水轻柔听在耳中却是双眼放光,一双美目落在陈旭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这番道理或许很多人都知道,而且师尊也知道,但想法却决然不同,师尊熟知六韬六术,对天下大势也是一目了然,曾经数次与他们这些弟子说起过大秦的现在和将来,但从未去认真的讨论过如何帮助大秦稳定江山基业,反而是意图推翻大秦,重复七国争雄之局面,哪怕遣大师兄下山,目的也是为大秦倾倒之后寻找另一个可以秉权天下的帝王,而从未真正关心过普通老百姓的生死。

  或者说,师尊关心的是以后的天下,而陈旭关心的是眼前的百姓,两人的出发点完全不同。

  而这种出发点的不同,是源自于两人截然不同的身份、理念和对于国家观念的认知。

  列子门徒,重黄老之学。

  而黄老之学思想尚阳重刚,其既有丰富的理论性,又有强烈的现实感,是战国时期最重要的一种学术流派,以道家思想为主并且采纳了阴阳、儒、法、墨等学派的观点,在政治上强调道生法。认为君主应无为而治,省苛事,薄赋敛,毋夺民时,公正无私等,而当今大秦却采用法家治国,苛法令,重赋税,强征徭役等,与黄老之学的理念完全背道而驰,因此天下黄老学徒几乎都是大秦的反对者,水轻柔的师尊推算大秦要倒却还要派遣弟子下山再推一把,也是治国理念的冲突所致。

  而陈旭要救大秦,更多的是从民众出发,从一种后世对于大秦二世即倒的遗憾出发,从后世两千年历史的变迁出发,认为秦朝不倒,中华或许将会更加繁荣昌盛,甚至只要时间足够,凭借秦朝的强盛,一统地球也并非不可能,提前两千年做日不落帝国,因为现在欧洲正在被罗马祸祸,而所谓的罗马在大秦面前也就是个渣渣,要不然罗马帝国在最强盛的时候也不会被大汉帝国赶走的匈奴祸祸崩溃了。

  “陈郎,无论你打算怎么做,我都会支持你!如若有需要我和水家做的事情,请尽管吩咐!”水轻柔走到陈旭身边轻轻福礼说。

  “轻柔,关于王翦今日提出来的问题,我需要思虑清楚再给他答复,此是危局,也是我的一次机会,只要我的答案得到他的认可,或许不久之后我便会踏足咸阳,日后见面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容易和随意,可能会怠慢与你!”陈旭握着水轻柔的手慎重的说。

  “陈郎多心了,柔早已决心跟随陈郎左右,刀山火海也会追随,不管日后如何,无论贫穷贵贱必不相负,也望陈郎不要舍弃轻柔!”水轻柔轻轻的搂着陈旭的腰,娇柔的身体贴在他的身上,眼神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放心,男子汉大丈夫,我陈旭焉能舍弃你,天色不早了,今日早些歇息,明日我要去县城一趟!”陈旭感受着火热柔软的身体和两团饱满的弹性顶在胸口,忍不住咕咚吞了一口口水,感觉葡萄酒的酒劲似乎又有些上来了,头有些晕,身体中也有一股火热在熊熊燃烧。

  “柔伺候陈郎洗漱,今日……今日一起卧榻安睡可好……”

  水轻柔脸颊通红,明显感受到了陈旭身体的变化。

  “呵呵,好,我突然有些醉了!”

  某人贱笑着拦腰将水轻柔抱起,几步跨入房间里面,不一会儿里面响起稀里哗啦的水流声音,十多分钟后,一个更加无耻的声音响起:“下面……再下面点儿……嘶……好爽……”

  “嗷呜……”深夜的清河镇某处,突然传来一声悠长而舒爽的狼嚎。

  (郑重声明,莫要想歪了,只是在挠痒痒而已!)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帝国吃相,帝国吃相最新章节,帝国吃相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