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侠很认真的提出:“条件是,让我把手放到你腿上!”

  “什么?”方醉筠的脸色非常红,也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因为任侠的这个要求:“你这是不合理要求!”

  “不管合理要求,还是不合理要求,既然你不答应,我就不回答。”

  “那么暂时放下这个话题,还是说一下你吧……”方醉筠似乎有点愤怒,但马上又冷静下来:“振宇地产的小员工,工作好几年了,混了部门副总经理,其实就是养闲人的虚职。”

  “错。”任侠颇有些得意的道:“就在今天我已经被提升为总经理。”

  “无论如何,你都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人物……”方醉筠拖着长音说道:“你没钱,只有一套小公寓,是唯一的固定资产。突然之间,你弄到了八百多万,然后又在开曼群岛注册了一下公司,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个问题我都没回答,这个问题当然更不能回答。”

  方醉筠非常得意的轻哼了一声:“就算你不说,我大致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任侠饶有兴趣的道:“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其实你是白手套。”

  “你所谓的白手套,是指权贵们不方便亲自做的事,于是就找出来的一个代理人。”任侠明白方醉筠是什么意思:“手套是带在外面的,一只手做什么事,其实是这只手本身,而不是手套的决定。因为手隐藏在手套里,所以外人无从看到。”

  方醉筠玩味的打量着任侠:“你在地产公司工作,有的是机会接触各种权贵,于是给他们充当了白手套。”

  方醉筠的这个推测当然错了,但公平的说起来,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当前社会上确有很多白手套。任侠很清楚,公司有些人就是白手套,至于他们真正的主子到底是谁,任侠还来不及去深入调查。任侠告诉方醉筠:“副总经理也算是高管级别了,但我这样的高管,在整个公司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在其中还是非常普通的一个。如果哪个权贵想要戴白手套,也完全没必要找到我这。”

  “说的也对哈……”方醉筠否定了自己的推测:“根据别人反应,你的工作能力非常普通,要给权贵当白手套首先得自己具备一定能力。”

  “看来你还真是下过大力气了解我……”任侠摇了摇头:“白手套多数情况下,是帮助权贵侵吞国有资产,或者就是洗黑钱。如果那枚彩蛋里面有什么秘密,又刚好被某个权贵知道了,这个权贵完全可以亲自买下来,何必经过我这边多费一边事呢。”

  “那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任侠依然一本正经:“让我把说放到你腿上,我就告诉你。”

  方醉筠冷冷哼了一声:“你这是想吃豆腐了吗?”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秘密价值连城,你想要知道这样的秘密,就必须付出点什么。”

  方醉筠一时无语:“这……”

  “你要是不答应,喝过这杯咖啡,我就要回家了。”任侠嘴上这么说,其实非常想要留下来,最好方醉筠能答应自己的要求。只要能跟女性有肌肤之亲,自己就可以获得力量,恢复过去的自己。

  方醉筠转而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么你知道这枚彩蛋原来的主人是谁吗?”

  任侠摇头:“我不会回答的。”

  “我已经知道了。”

  任侠这一次点了一下头:“是吗。”

  “难道你不想知道?”方醉筠对任侠其人的好奇心越来越强:“从常理来说,你用八百多万买下这么个东西,应该很想知道前主人是什么人,如果你这个时候不来问我的话,说明你早就知道了。”

  “你要是想说,一定会说,如果你不想说,我问你也不会说。”

  任侠话音刚落,从外面走进来两个人,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的西装革履,看起来像是在企业工作的白领。

  这两个西装男一眼就看见了方醉筠,互相之间看了一眼,随后一起走过来,跟任侠和方醉筠坐到了一起。

  任侠有点不太高兴:“这里有的是空位,何必过来跟我们挤!”

  其中一个西装男笑呵呵的说了一句:“你们这里方便。”

  任侠冷冷的问:“怎么方便?”

  西装男没回答,只是撇了撇嘴。

  另外一个西装男讪笑着对方醉筠说了一句:“美女方便留个手机号码?”

  “不方便。”方醉筠对这两个人也很反感:“我们在这里说话,你们坐过来很不方便。”

  这个西装男脸皮很厚:“有啥可说的,一起说呗。”

  “没啥可说的。”方醉筠摇了摇头:“我跟你们没有任何共同话题。”

  第一个西装男说话了:“共同话题可以找一下吗,现在虽然没有,一会儿就有了。”

  这两个西装男说话,全都带着强烈的酒气,看起来刚才是没少喝,刚才走进来的时候身体都有点摇摇晃晃。

  任侠更加不耐烦:“你们是不是听不懂中文,你我之间没有任何共同话题,而且我不欢迎你们坐在这!”

  第一个西装男不耐烦的说了一句:“我没跟你说话,你插什么嘴?”

  “我*嘴了吗?”任侠摇了摇头:“我特么不喜欢男人,而且你嘴太小了!”

  第一个西装男怔了一下,才明白任侠是什么意思:“你特么缺心眼呀,说什么玩意儿呢?!”

  既然对方先开始骂人,任侠嘴下就不留情了:“我说,我不想*的嘴,要不请你母亲过来试一试?”

  对方一把揪住任侠的衣领:“你找死是不是?”

  方醉筠马上告诉对方:“你们最好别在这里闹事儿……”

  第二个西装男冷笑着对方醉筠说了一句:“我们就是想跟你认识一下,交个朋友,你特么给脸不要,我告诉你,你这样的女人,在天顺街有的是!”

  任侠不太了解广厦的情况,方醉筠却知道,“天顺街”是一条不太大的小街,建筑和基础设施都非常破旧,在老城区那边。也不知道为什么,多年前有人去开了一家足疗,后来各种足疗、洗浴和KTV在这条街上遍地开花,当然全都是不怎么正规的那种。只要走在这条街上,可以看到各种娱乐场所门前,站着很多清凉的女孩。久而久之,天顺街号称广厦红灯区,以价格低廉著称。

  事实上,广厦真正的享乐之处有的是,只不过价格都非常高,不若天顺街面向普罗大众,因而知名度不是很高。

  方醉筠被这句话激怒了,对方竟然把自己跟等同于天顺街那些失足妇女,想也不想抬起手来给了对方一记耳光。

  随着“啪”的一声,对方被抽傻了,片刻之后才回过神来,挥手就要打回去:“给你脸了是不是,还特么敢打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都市红粉图鉴,都市红粉图鉴最新章节,都市红粉图鉴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