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我读《白夜行》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19 15:00:51

初见这本书对它的书名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所谓“白”,经常想到的词无非是:白色、纯净、高贵、包容、百无杂念;而“夜”使我们联想到:黑色、暗淡、深沉、堕落、危机四伏。色彩对立的两个字占据了书名的三分之二,而“行”注定了在黑与白、明与暗、上升与坠落的矛盾转换中踯躅向前。好矛盾的意义更迭,难道是中日两国文化的差异,还是要起到吸引读者的意图,我要一睹为快。

日本泡沫经济时期,大批企业倒闭,失业率骤增,致使日本失业人口近三分之一,经济从巅峰跌入谷底,为了生存,为了“安全感”,金钱成为凌驾于亲情、友情、爱情等人与人之间最宝贵情感之上的东西,人性在金钱的追逐中迷失…..

故事从一个中年男性——当铺老板桐原洋介被杀于烂尾楼拉开序幕。尽管叙述这个故事有很多人物依次出场,作者也都赋予了不同的性格特色,但西本学穗、桐原亮司、笹垣润三使我印象深刻。当时笹垣润三是大阪搜查一科的一名刑警,参与调查此案。虽然经过各种取证,但疑点太多仍然无法结案,他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信仰和责任,19年后将枪虾和鰕虎鱼(这是他对西本雪穗和桐原亮司之间关系的比喻)的故事大白于天下。而19年前西本学穗和桐原亮司还只是两个10多岁的孩子!


西本雪穗,名字好美,“一张有着大眼睛的女孩的脸,雪白脸颊上的肌肤如瓷器般细致”,那时雪穗上五年级,不幸的是从小生长在一个十分贫穷的家庭里,父亲早年病逝,母亲西本文代为了家庭生计靠出卖雪穗的身体维持生活,可想而知雪穗是生长在怎样的家庭环境之中!母亲体弱多病,在一次意外的一氧化碳中毒中身亡,被警方认定为自杀。随着西本雪穗成为唐泽礼子(父亲的表姐)的养女,仿佛生活就要走入正轨:雪穗跟随养母学习礼仪、茶道、插花,再加上自小天资聪慧,逐渐成长为一个气质脱俗,学习成绩优秀的大学生,大学里参加各种社团,走到哪里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同学们眼里的翘楚,养母身边的乖乖女,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嫁给了诚,并由此成功挤身上流社会,然而这一切却都在她的谋划之中,我们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她仿佛无法抹去从小根植内心的阴影,只有亮司了解她的过去和现在,所以她告白说:“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桐原亮司,初次提到他作者是这样描述的:“十岁左右,穿着长袖运动衫,身材细瘦”,给警官笹垣润三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男孩儿阴郁的眼神,家里经营着一家当铺,父母关系冷漠,从小善于电子和剪纸,头脑聪明,曾经介入过计算机领域,还做过拉皮条的生意,靠盗版游戏发家。他用自己的默默付出支撑着雪穗所拥有的一切,不耻父亲侵害雪穗的行为,最终将自己的父亲送上死亡之路;将知道内情的松浦永灭口,私人侦探今枝直巳也因调查当年的案子怀疑到雪穗被亮司送入归途,直到亮司从雪穗华丽的新店楼梯上一跃而下,他用自己的生命成就雪穗的新生。

书中的人物一个一个的出场,描写笹垣润三的文字并不多,但他的执着、坚守精神一直都在:尽管桐原洋介被杀案已过刑事追溯期,他仍然锲而不舍追查到底,尽管雪穗和亮司爱情悲剧的源头是家庭的冷漠、社会的冷酷导致的人性扭曲,是雪穗和亮司儿时的不幸让“恨”的种子在心中滋长,结出“恶”的花朵并不断蔓延而不可遏制。他在书中几次用到枪虾和鰕虎鱼的关系来形容雪穗和亮司的“合作”关系:枪虾通常是瞎的,她会挖一个洞,鰕虎鱼会游来同住,枪虾会因此受到保护和得到食物,鰕虎鱼也有了一个可以藏身的居所,他们配合的如此默契而又各取所需。

东野圭吾用他敏感细腻把控人物的笔触和缜密冷静层层递进的推理最终将桐原洋介被杀案公之于众,将西本雪穗和桐原亮司凄美爱情的无望和坚守推向巅峰:面对亮司的赴死“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她的背影犹如白色的影子。”“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故事结束了,我不知道我的情感归属何方,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同情男女主人公19年的情感相依,那是“恶”果,可我却清晰的感动于笹垣润三19年的责任坚守和永不放弃,是他避免了无辜的人们再受侵害;是他的层层追问使人们透过完美的表象洞穿事物的本质;是他将两个在“恨”中不断堕落的灵魂拯救于阳光下,无论世事如何变迁,无论社会走向如何,无论人心所向,这种精神永远都是指路的明灯,让我们不会惧怕黑夜,这种精神不分国界。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