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VS《白夜行》:悬疑背后的大时代与

来源:网络整理 发布时间:2017-12-21 13:06:39

由新锐导演董越编导,段奕宏、江一燕领衔主演的犯罪嫌疑片《暴雪将至》近日公映。在还未正式公映时,该片就已引发了阵阵讨论热潮,不仅与它拿下了第30届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与“最佳艺术贡献奖”两项大奖的国际口碑有关,也与提前观影的观众们的高度评价有关。很多观众评价该片为“最冷犯罪片”、“小人物的悲剧命运”、“充斥着无力感”,这些描述让笔者不禁想到一部大家都十分熟悉的高口碑悬疑小说、东野圭吾的《白夜行》。

从故事背景看:二者同样是以经济萧条和社会治安不景气的年代为背景;从故事线索看:二者都有一条以男女主人公之间复杂情感利益为主线的故事线索;从主要角色人物设定上看:余国伟和桐原亮司的性格里都有狂热暴力倾向,而燕子和唐泽雪穗似乎都是以男主人公的情人身份出现,并且都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从故事结局来看:二者中的男女主人公,都是一方死去,另一方活着,同时,真相似乎大白于天却又好似永远被埋葬;从总体基调来看:两个故事都给人以冰冷、黑暗、痛苦之感,一个是新锐导演的处女作,一个是悬疑推理小说作家最具野心的长篇杰作,一个代表着国产悬疑犯罪电影的新生力量,另一个代表着日本乃至亚洲悬疑犯罪小说的巅峰。优秀的作品之间除了彼此各有特点,同时一定有很多相似之处,电影《暴雪将至》与小说《白夜行》在某些层面都可以拿来进行一些不成文的类比说道。

(注:本文内容严重剧透,慎入!!)

《暴雪将至》海报与《白夜行》书封

经济巨变的时代背景和小人物命运

电影《暴雪将至》以上世纪九十年代经济转型以及工人下岗潮为背景。当时国有企业占据中国经济的绝对比例,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国有企业一直面临改革开放以后带来的种种冲击。特别是进入1990年代,由于管理方式较为落后等诸多原因,国有企业效率低下,不得不进行重组改革,进而引起重组后各企业大量裁员的下岗潮。

在电影中,随着企业重组等改革陆续展开,中南钢铁厂的工人们处在“或许一夜之间就没了工作”的担忧中,而这时接二连三的离奇命案又相继出现,使得人们更加诚惶诚恐。一方面是大背景之下的产业巨变、经济日渐消退、对于前途未卜的恐惧,另一方面是小背景之下的社会治安变差。工厂保卫科长余国伟为了想提升地位以及其他种种目的,一心想侦破“连环杀人案”,成为神探,但最终敌不过时代大潮和命运。

《暴雪将至》剧照

同样,小说《白夜行》以日本泡沫经济时期为背景,讲述了桐原亮司与唐泽雪穗因悲惨的童年遭遇而为利益和命运所牵扯一生的故事。在小说中多次出现“泡沫经济”一词,处于泡沫经济时期的日本,经济发展表面上呈现繁荣,但实则没有质量,经济结构脆弱动荡。随着泡沫经济破灭,当时大批企业倒闭,致使失业率骤增。据社会学家统计,这一时期日本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失业,很多家庭因此背负起巨额债务。日本经济从巅峰跌入谷底,挥金如土的日本人开始体会到金钱的重要性。小说中,无论是以典当铺为生的桐原亮司一家,还是无业的西本文代女士,都迫于经济萧条的压力和生存之需处于无奈惶恐中。可以说,每一个人为了生存、为了“安全感”,人性在利益金钱的追逐中迷失,个人本位主义、社会无罪感等大行其道。

通过比较我们可以看到,两个故事的背景同样都是发生在经济日渐萧条的社会大背景之下,两个故事的人物都是社会中最普通甚至是最底层的小人物,这样的背景以及这样的人物设定,往往都预先给人们营造了一种故事的悲凉感和人物命运的悲剧感,使得故事的叙述给人以更大的冲击震撼。笔者还发现,无论是电影《暴雪将至》中一直出现的筒子楼,一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国有生产方式下中国企事业单位住房分配制度紧张的产物,还是小说《白夜行》开始时的案发地,一座因资金短缺而废弃的烂尾楼,导演董越和作家东野圭吾都处处在小细节上紧扣当时的时代特色,因此小人物的命运更加令读者观众动容。

人情善恶和情感利益纠葛

电影《暴雪将至》中,工厂保卫科科长余国伟为了协助破案,功成名就,不惜以心爱的女人燕子为诱饵,试图引蛇出洞,致使燕子知道真相后自杀。但是,燕子在与余国伟相处期间,也有着自己的打算。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